文章
  • 文章
搜索
网站首页 >> 族谱汇编 >>四川省 >> 许由问题之再探讨(下篇)
详细内容

许由问题之再探讨(下篇)

时间:2021-09-22     作者:许增纮【原创】   阅读


以上讨论了三个问题,并得出了结论,即皋陶并非许由,伯夷也不是许由,“伯夷封许,故曰许由”是没有确凿根据的。讨论这些问题,都是根据史籍的记载,而且是在承认这些记载中的人物如伯夷、皋陶、许由都是历史人物的前提下进行的。现在要讨论的是另一个层次的问题,即以上这些人物、特别是和许氏祖源问题密切相关的伯夷与许由,是否真实存在过的历史人物。


早在上世纪30年代,杨宽在其著作中就指出,伯夷是神话中的人物,而不是真实的历史人物。他说:“黄帝、尧、舜等古帝传说之出于上帝神话,本书已论之详矣,举凡古帝之一举一动,无不由上帝神话中推演而出。……古史传说中除‘皇’‘帝’为上帝神话所演化外,古帝之臣属,亦无非上帝之属神。吾人由其演变分化之迹象探求之,知其无非土地、山、川、水、火、鸟、兽之神。 姑举《尧典》中之人物论之,禹、契本社神,稷本稷神,四岳、伯夷、皋陶本岳神,鲧、共工本河伯水神,驩兜、丹朱本日神火神,无非土地山川水火之神。惟益、夔、龙、朱、虎、罴则本属神话中之禽兽耳。”(杨宽:《中国上古史导论》第十八篇 综论 一,古史传说与神话,《古史辨》七[上] P,393、396)


那许由呢,历史上真有其人吗?


其实,早在司马迁所写的《史记》里,就对许由事持怀疑态度。顾颉刚在论到司马迁的辨伪精神时曾写道:


最有辨伪的眼光,且已把战国时的伪史作一番大淘汰的工作的,是司马迁。……他对于上古的事情都不勉强充作知道;把觉得可疑的都删芟了。他的审查古史的标准,曾在《伯夷列传》上宣布出来:“夫学者载籍极博,犹考信于‘六艺’。《诗》《书》虽缺,然虞夏之文可知也。尧将逊位,让于虞舜;舜禹之间,岳牧咸荐,乃试之于位;典职数十年,功用既兴,然后授政,示天下重器,王者大统,传天下若斯之难也。而说者曰,‘尧让天下于许由,许由不受,耻之,逃匿。’及夏之时,有卞随、务光者。此何以称焉?太史公曰:余登箕山,其上盖有许由冢云。孔子序列古之仁圣贤人,如吴太伯、伯夷之伦,详矣。余以所闻由、光义至高,其文辞不少概见,何哉?”许由不受尧禅,这个传说自战国至汉传得普遍极了,司马迁并且亲在箕山上见到他的坟墓,论理真不应不信。但是他决定不为立传,原因是为有了三个负面的理由:(一)此事不见于《虞书》,禅让事也不该这等草率;(二)孔子列举让国的圣贤太伯、伯夷等,但不及于许由;(三)许由没有文辞传下来。因为他已不信逃尧禅的许由,所以就联带及于逃汤禅的卞随、务光。从我们看来,他的思想固然还不及荀子彻底,但其敢于打破传统信仰的胆量已大足使人钦服。试看后来,哪部《高士传》中没有许由们,谁不信他们的逃隐是真事实?即此一端,可见司马迁的眼光是怎样的卓绝。(顾颉刚:《战国秦汉间人的造伪与辨伪》,《古史辨》七[上]P,46~47)


司马迁在《伯夷列传》中,说到许由逃避尧禅位之事时,特别注明“本《庄子》”,也就是说他的根据是《庄子》一书。


在战国诸子中,提到许由的有《墨子》和《庄子》。在《墨子·所染》篇中有一句话是:“舜染于许由、伯阳”。(《墨子·所染》:“舜染于许由、伯阳,禹染于皋陶、伯益,汤染于伊尹、仲虺,武王染于太公、周公。此四王者,所染当,故王天下,立为天子,功名蔽天地。举天下之仁义显人,必称此四王者。”墨子虽比庄子早出生一百余年,但是《墨子》一书多为其弟子或再传弟子所作。“所染”篇开头就说“子墨子言见染丝者而叹”,显系后人所作。从其说舜染于许由为“所染当”来看,则已知许由之“贤”。故是篇之出当在《庄子·逍遥游》之后。)但仅此而已,对许由再无其他记述。详细记述尧找到许由要把天下让给他而许由不受的故事则出自《庄子》。(原文前已引述,此不赘。)此外,在此书中还多处提到许由。杨宽认为,此乃许由拒尧禅的故事最早的记载。他在《中国上古史导论》中写道:“《庄子·逍遥游》称‘尧让天下于许由,……许由曰,庖人虽不治庖,尸祝不越樽俎而代之矣。’《徐无鬼》篇云:‘齧(啮)缺遇许由,曰:子将奚之?曰:将逃尧。’《外物》篇云:‘尧以天下让许由,许由不受。’此许由辞让天下之说,为前此载籍所不见。《庄子》寓言十九,论者因或以此为寓言,非事实。司马迁且疑之。”(杨宽《中国上古史导论》第十三篇,《古史辨》七[上]P,345)此后,吕不韦主持编撰的《吕氏春秋》、西晋皇甫谧的《高士传》等关于许由的故事都脱胎于此。


诚如司马迁所怀疑的那样,《庄子》记载的“尧让天下于许由”确非信史。为进一步说明这一结论,须了解庄子和《庄子》这部书。


庄子(约前369~前286年),名周,宋国蒙人(蒙的现代地理位置有多种说法,如河南商丘、安徽蒙城、山东东明等),是中国古代著名的哲学家、文学家。他是继老子之后道家学派的代表人物,与老子并称“老庄”。司马迁说他“其学无所不窥,然其要本归于老子之言”。他继承老子学说而倡导自由主义,蔑视礼法权贵而倡言逍遥自由。在诸侯争霸天下、混战不休的社会里,他鄙薄权贵,不求仕进,反对推崇圣贤,主张追求人生自由,并批判儒墨二家。司马迁《史记·老庄申韩列传》记载:“楚威王闻庄周贤,使使厚币迎之,许以为相。庄周笑谓楚使者曰:‘千金,重利;卿相,尊位也。子独不见郊祭之牺牛乎?养食之数岁,衣以文绣,以入太庙。当是之时,虽欲为孤豚,岂可得乎?子亟去,无污我。我宁游戏污渎之中自快,无为有国者所羁。终身不仕,以快吾志焉’”。


《庄子》是战国中期庄周及其后学所著的一部书,现存内篇、外篇、杂篇三个部分共33篇文章,65920字。其内容丰富,包括哲学、人生、政治、社会、艺术、宇宙生成等诸多方面,反映了庄子的批判哲学、艺术、美学、政治、社会等观点。是中国古代的一部哲学、文学名著,对后世影响甚大。全书以“寓言”、“重言”、“卮言”为主要表现形式,以超越精神、博物审美、批判思维为其特色。


庄子说他的著作“寓言十九,重言十七,卮言日出, 和以天倪”(《庄子·寓言》)。对寓言、重言、卮言,学界有不同的解释。不过,以下的说法比较符合庄子的本意,即那些出自虚构、别有寄托的语言,无论是禽言兽语、离奇故事,或是素不相及的历史人物海阔天空的对话,就属于“寓言”。那些援引或摘录前贤或古人的谈话或言论,则为“重言”。至于这些前贤古人是否讲过这些话,并不重要,一般都是庄子为了增加自己言语的说服力和权威性而假借这些古人来表达自己的见解。卮言,就是那些不同寻常的、随意发挥的、读起来酣畅淋漓的语言。(另一种解释是,卮不灌酒就空仰着,灌满酒就倾斜,没有一成不变的常态,如同说话没有主见或定见。后常用为对自己著作的谦辞。)庄子就是用这样的表现形式来臧否人物,阐明观点,表明志向的。


《庄子》关于许由的记载当属寓言无疑。司马迁说,庄周“著书十馀万言(现仅存六万馀言),大抵率寓言也。”(《史记·老庄申韩列传》)记述许由最详的《逍遥游》说,尧去找到许由,要把天下让给他,可是遭到许由的拒绝。这是庄周为了表明自己的主张和志向而写的寓言。其理由如次。


在中国的历史传说中,尧、舜时实行的是“禅让”制。(疑古派认为,过去所说的“禅让”是不可信的。可参阅顾颉刚:《禅让传说起于墨家考》[《古史辨》七 [下]P,30~93]、吕思勉《中国大历史》[江苏人民出版社2015年1月第1版,P,25~30])对于禅让,司马迁在《史记》中写了禅让的过程:“尧将逊位,让于虞舜,舜、禹之间,岳牧咸荐,乃试之于位,典职数十年,功用既兴,然后授政。示天下重器,王者大统,传天下若斯之难也。”(《伯夷列传》)“舜年二十以孝闻,年三十尧举之,年五十摄行天子事,年五十八尧崩,年六十一代尧践帝位。践帝位三十九年,南巡狩,崩于苍梧之野。葬于江南九疑,是为零陵。”(《五帝本纪》)舜让位于禹,也经过了二三十年的时间。在此期间,禹和皋陶、伯益一起在治水过程中(禹治水13年),表现了他的才干和高贵品德,以及从政、理财的卓越才能,在舜去世后才南面称尊。“帝舜荐禹于天,为嗣。十七年而帝舜崩。三年丧毕,禹辞,辟舜之子商均于阳城。天下诸侯皆去商均而朝禹。禹于是即天子位,南面朝天下,国号曰夏后,姓姒氏。”(《夏本纪》)由此可见,若尧舜时代真的实行“禅让”,也并不是他们想让给谁就让给谁,而是经过听取各方意见,经过很长时间的考察得到众臣和大众的认可才施行的,而不是像《逍遥游》中所写的那样,尧与许由之间私相授受就行了。因此可以断定,庄子所讲的尧让位于许由是虚构的寓言故事。除《逍遥游》外,《庄子·让王》中也有类似的寓言。该篇说,尧在让天下于许由不受后,又让于子州支父;后来,舜以天下让善卷,以天下让其友石户之农。可是,这些人都以各种理由拒绝了。


庄子为什么要写这样一些寓言呢?我们可以从《逍遥游》及庄子的生平中找到答案。


在《逍遥游》写许由故事的前面有这样一段话:“若夫乘天地之正,而御六气之辩,以游无穷者,彼且恶乎待哉!故曰至人无己,神人无功,圣人无名。”紧接着就是“尧让天下于许由”云云。这段话的意思是:若遵循宇宙万物的规律,把握“六气”的变化,遨游于无穷无尽的境域,他还有什么可等待的呢?因此说,道德修养高的“至人”能够达到忘我的境界,精神世界完全超脱物外的“神人”心目中没有功名和事业,思想修养臻于完美的“圣人”从不去追求名誉和地位。这种无功名利禄之心,超脱于物外而不受羁绊的逍遥自由,正是庄子所追求的。通过虚构的许由的寓言故事就是为了表现他的这种志趣和主张。


《庄子》中许由不受尧禅的故事是虚构的,当然就不能以此记载为根据来证明历史上有许由这个真实的历史人物。


结   语


 从以上的论述中我们可以知道,许由并非真实的历史人物。其理由:一、如司马迁所说,许由名不见经传。《伯夷列传》欲讲许由之事也只能引用《庄子》的记载,而这种记载却是虚构的寓言;二、史无许由族源(他是怎么来的)的确凿记载。一些经学家、史学家考其来源的结论都是立不住脚的(皋陶非许由,伯夷与许由也不是同一个人,所谓“伯夷封许,故曰许由”是没有确凿根据的);三、史籍无真实的许由谱系传承的记载(虽有所谓的许氏谱系说:高阳是许姓的始祖,其十世孙就是许由。十一世孙是许由的长子、追日渴死的夸父。高阳的二十六世孙建立“孤竹国”。第四十九世孙当孤竹国国王时,发生了司马迁《史记》中所记的伯夷和叔齐的故事。此谱系之不可信,读者一望而可知);四、许由无只言片语的著述流传下来。


若在追溯某姓祖源时只有神话传说而没有真实的历史人物,以神话中的人物为某姓始祖亦未尝不可;可在追溯到有真实的历史人物是其始祖时 ,再以神话传说或虚拟的人物为其始祖就不恰当了。由此观之,许由与文叔,孰为许姓始祖,当不言而喻也。(关于文叔之为许氏始祖,笔者在前举发言纲要中已有论述。其最重要的根据就是战国竹简中的《封许之命》。此简记载了周初成王封吕丁于许的原因、周王之期许及赐与的物品等。这不仅与诸多史籍的相关记载吻合、相互印证,而且更正了过去史籍记载许国为武王所封的错误。详细内容,此不赘述。)


                                                   2021,3,24修改稿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版权所有

四川许氏文化研究会秘书处主办,联系电话:18980891539/15108208761 蜀ICP备20001313号-1 
本网站由成都天佑三彩广告有限公司策划、设计、制作及日常管理与维护   联系电话:028-8521615/138817360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