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 文章
搜索
网站首页 >> 杰出人物 >>杰出人物 >> 一代廉吏许铁堂
详细内容

一代廉吏许铁堂

时间:2019-06-29     【转载】   来自:兰州晚报   阅读

日新月异的定西城区


山坳里的许铁堂之墓


许铁堂纪念馆内许铁堂的画像


许铁堂纪念馆内景观许铁堂纪念馆内景观


在定西市区东山的半山腰,有一座纪念馆,是定西人民为了缅怀清康熙年间一位曾在当地为官的闽籍县令而修。这位闽籍官员到底何能何德,以至于百年之后,当地人民为其重修墓碑,修建馆舍。在2011年5月10日甘肃省纪委对全省12个首批“甘肃省廉政教育基地”命名授牌中,定西人民为这位闽籍县令修建的纪念馆名列其中。这个人就是康熙四年(1665年)巩昌府安定县(今定西市安定区)知县许�?,字天玉,号铁堂。


水乡江南的思念


走天定高速从定西市区出口下高速,直行立交左拐至东关市场十字走定西市职业中专,再往前走就开始上山了。山路有些崎岖,行至10分钟左右,就到了修建在半山腰的“许铁堂纪念馆”了。


冬日的暖阳洒在身上,抬头看天,蓝得让人心旷神怡。牌坊状的山门竖在眼前,或是修建者念到来自江南水乡许公的思乡之苦与孤独,通往纪念馆的台阶均由大青石铺成,在以干旱而出名的定西,泛着青幽幽的大青石似乎成了许铁堂与梦中魂牵梦绕家乡唯一的桥接了。怀崇敬拾步而上,迎面一块照壁,照壁正面篆有时年定西县人民政府的撰文和许铁堂《别安定父老四首》诗的刻碑。照壁背面,刻有10个颜体大字:“诗文传千古,道德著春秋”。照壁后左右建有“双松诗碑亭”各一座,亭内各立石碑一块,碑文是行楷两体书写的许铁堂和清代著名诗人王士祯互相唱和赠答的长诗。沿双松诗碑亭往东延伸,南北两座碑廊,遥遥对望。


纪念馆还正在建设之中,后院的一个工人正在刷洗着什么。上前打听许铁堂墓在何处,年约五旬的男子转身面朝山上说,许爷的墓在后边山上。


爬了两个地埂,许铁堂墓出现在眼前。山上一片光秃秃,唯有墓地周围的几颗柏树仍然泛着绿意。由原定西县人民政府于2000年6月重立的墓碑竖立在砖石围砌的坟墓前边,碑顶镌刻的“为官之镜”四个清俊流畅的大字。碑上的撰文为“清康熙四年至六年知安定县故先贤许公讳字天玉号铁堂之茔墓公元二零零零年六月定西县人民政府重立”。墓碑背面刻写着许铁堂的墓志铭,墓后围屏白粉墙青砖走沿,围栏由青石栏杆组成。有人说这一建筑风格体现的正是许铁堂清清白白的官德。


许铁堂与定西城隍的来历?


相传许铁堂被朝廷任命为安定知县后,赴任途中先从福建省闽侯下海乘船,看见前面行进的一条船上竖立一面安定城隍的旗帜,他很是纳闷,这船和他乘坐的船保持一致的距离,他们走,这船走,一直到河南黄河边的孟津渡上岸走陆路。在他换乘车马后,又看见前面行进的车马,也竖着安定城隍的旗帜,他风餐露宿,总是不上不下,一直过西安,踏上西行之路,经平凉到定西,行至离定西不远的青岚山时突然不见了前面的车马和旗帜。他怀疑遇上赴任安定城隍的民族英雄文天祥的灵魂。后来他在一客栈忽然梦见文天祥相邀一道赴安定县,并告知他也已录为安定县城隍。


许铁堂到任后,将此梦广为宣传,并筹集银两扩建城隍庙。许铁堂是一位令当地百姓敬仰的清官,他的话百姓更是确信不疑。从此,文天祥成为定西城隍的化身,受万民朝拜,承担了教化民风的责任。


许铁堂在赴任途中碰到过文天祥只是个传说,但许铁堂与文天祥确有诸多的共同之处,当地的老百姓说,他们都是清官。


贫困县令无资返乡


康熙四年(1665年)二月,时年五十一岁的许铁堂被录用。授巩昌府安定县(今定西市安定区)知县。许铁堂风尘仆仆地赶到安定县后,此时的安定已是苦瘠甲于天下,时逢战乱,民不聊生。


生存环境的残酷,加之朝廷极重的税赋,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的当地人民让许铁堂常常暗自流泪。许铁堂下决心要为安定人民造福。为了尽快回复民生,他开始赈灾减赋,修桥铺路等一系列的惠民政策。得到实惠的老百姓打心眼里感激这位父母官,许铁堂也很快得到了安定人民的拥护,老百姓称许铁堂为许青天。尽管许铁堂采取了一系列措施力求百姓得以安康,但连年的自然灾害加上战乱,百姓怨声如天,为了赈灾减负平息民怨,许铁堂数次上凑朝廷。康熙六年,许铁堂终因冒犯三司大吏而革职。


一贫如洗的许铁堂被罢官后,堂堂一介七品县令竟然因没有盘缠而返回那个令他日思夜想的家乡。


许铁堂被罢官到逝世前的这四个年头里,他开始来回于安定、临洮等地教书卖字以求填肚解决温饱。康熙十年(公元1672年),饥寒交迫的许铁堂终因贫病交加客死陇上,许铁堂终究没有回到故里。许铁堂病逝后,当时的安定百姓念其为官清廉,将其安葬于安定县城东凤凰山麓荒郊。1998年天公路规划修建,当地千余百姓自发将其灵柩迁至凤凰山平台。当打开深5.2米的墓穴时,没有任何陪葬品,只剩下一堆尸骨,手骨处仅有顺治、康熙两枚铜钱。


在临离世的数月前,饥寒交迫的许铁堂更是怀念遥远的故乡,他的诗作《庚戍长至后西巩驿寓对雪书怀赋得十截句》更是句句含泪。从诗中可以读出他对闽南故乡刻骨铭心的眷恋之情。“一片长城万里沙,可怜辛苦未还家。蓬波此日无情处,飞上征人两鬓花。”叶落归根,他做梦都在想着故乡的一草一木。而“三载食膏脂,相报惟区区”,许铁堂叹自己三年来吃喝的是民脂民膏,却为老百姓做不出一点值得称道的事情。一任知县,自身穷困至此,心里却装着满腔催人泪下的自责和愧疚!


林则徐途经安定的萍踪


鸦片战争后的1842年阴历七月初六,因“从重发往伊犁效力赎罪”的林则徐从西安动身,踏上了漫漫的充军之路。他只有两个儿子(次子聪彝三子拱枢)和一些侍从同业沿着古丝绸之路一路向西。


七月二十五幕时,闻得林则徐途经安定,敬佩林则徐的胡知县毕恭毕敬地将林则徐一行迎至县衙并备晚餐。席间胡知县谈到在县城建筑铁堂祠一事。林则徐和许铁堂同亲同里,一个此刻为国家政治遭诬告发配充军,一个曩昔清廉洁直,为民请命反遭白简,因此林则徐对胡荐夔知县之举暗示非常附和。席间借问许铁堂墓址地点的地方,这一进程有安定知县胡荐夔,于道光二十七年(1848年)在安定许公祠完工以后,由他撰写的《建许铁堂师长教师祠碑记》为证:“蔓草落日,幽魂奚妥?既慕其才,兼悲其逢,思建祠堂,用表希俯。适林节使少穆过境,以同里故,询及墓所,余对以意,甚喜,且趣鸠工”。


林则徐充军新疆走过安定的萍踪,在林则徐的《荷戈纪程》是有记载的:“(七月)二十四日,庚午,晴。朝行。十里杨家岔,中心涉过涧河六七道,而王家河尤其澎湃。其上为桃花山,高卑殊甚,车马皆殆。又十里鸡儿嘴……交安定县界……又十里西巩驿,计六十里到此。沿途无可尖处。


两十五日辛已,阴。昧爽止。十里王公桥,坡路下峻,在昔有桥,古已兴矣。又十里周家窝。又十里青岚山(亦做青凉山),山麓有酒店数家,行旅多住此。是日无可尖处,在此吃里。复上高坡,虽亦陡直,而较六盘山好为迤递。十五里贾家湾。又十五里安宁县城,宿。”


走出许铁堂纪念馆,眺望山下日新月异的定西城区,远处新修的定西湖碧波荡漾,新城旧城一片忙碌,火车像蛇一样蜿蜒西去,鸣笛东来;城区高楼林立,人民安定乐业,百姓丰衣足食,喜笑颜开……百年之后的今天,许铁堂曾为之奋斗过的安定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许铁堂泉下定然有知,当无憾矣!


(兰州晚报)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版权所有

四川许氏文化研究会秘书处主办,联系电话:18980891539/15108208761 蜀ICP备20001313号-1 
本网站由成都天佑三彩广告有限公司策划、设计、制作及日常管理与维护   联系电话:028-8521615/13881736057